特區政府日前根據全國人大常委會有關立法會議員資格的決定,革除四名攬炒派議員的立法會議員資格,反對派非但拒絕反省反思,反而再度上演議會鬧劇,竟然集體「鬧辭」,公然與中央及特區政府對抗,公然挑戰全國人大常委會就立法會議員資格作出的決定。反對派故技重演,大打「悲情牌」,美其名「抗爭」,實則再次暴露了他們頑固的反中亂港的政治立場,再次暴露了他們為而反拒絕溝通合作的無恥本質,再次暴露了他們鼠目寸光一葉障目的幼稚無恥的政治取態。到頭來,機關算盡,反誤了自己幾十年的政治命運。

反對派15名議員的「鬧辭」實質上將他們的政治命運與亂港禍港的縱暴攬炒分子捆綁在一起,意味著明年的立法會選舉,他們自己為自己預設了一道高深的門檻與絆腳石,隨時被擯除在立法會大門外。反對派議員之所以如此有恃無恐鬧辭,公然與中央對抗,很大程度上是基於他們對當前國際大局的誤判錯判,他們一廂情願地幻想多年來敬若神靈的洋乾爹能夠挺身而出,拉兄弟一把。但殘酷的現實表明,反對派議員太傻太天真,那班洋乾爹除了哼哼幾聲,略表同情外,對中央政府及特區政府依法作出的合情合理的決定,無可奈何,蓬佩奧的幾聲狂吠,即安慰不了反對派焦慮憂慮的心靈,更加挽救不了他們日薄西山氣息奄奄的淒慘命運。到頭來,雖有心回頭是岸,但卻無可奈何花落去,斷然不會還有似曾相識燕回來的美夢成真。暗自歎息,暗自垂淚,暗自懊悔,暗自悲傷,路漫漫修遠兮,還得上下求索上下奔波,高薪厚祿而又能為所欲為的議員生涯,或許就此永遠地劃上了休止符,填上了句號。

亂港議員的洋舅舅蓬佩奧眼見隨特朗普敗選的命運,將不得不離開擁有美國話語權的國務卿寶座,垂死掙扎緊緊抓住剩餘不多的説話機會,公然干涉香港事務,批評全國人大決定有損港人選擇民選代表的權利,「閹割(neuters)」一直是香港穩定與繁榮基石的民主程序和法律傳統。蓬公公揚言,美國將繼續與世界各地的盟友合作,捍衞香港人民的權利和自由,並與喪失資格和鬧辭的反對派議員,以及香港人民站在一起。試問試想,蓬公公除了道貌岸然地亂吠幾聲,幹嚎幾聲粗暴干涉中國內政外,還能有何招數搭救香港的這班難兄難弟?

與此同時,作為亂港陣營的洋乾爹的不列顛一以貫之地持續發癲,繼續聲援亂港舉止。英國外交大臣藍韜文星期三(11日)稱,北京此舉是「騷擾,窒息」香港反對派,損害中國國際形象與香港長期穩定。藍韜文甚至空洞無物地指責北京「明顯違反具法律約束力的《中英聯合聲明》」。對此,中國外交部發言人不得不再次提醒,《中英聯合聲明》隨列明的各項事宜早已完成,英國對香港並無任何法律的道義的政治的責任,香港早已回歸中國,希望英國睜開大眼面對現實,不要再指手劃腳,不要再説三道四四,不要再幹涉香港事務。

其實,中央和特區政府始終抱以最大的政治包容態度對待反對派,甚至包括攬炒派議員,真誠希望他們能夠金盆洗手,洗心革面,為民謀利,更是為了香港社會政治局面穩定的大局著想著眼,允許全體議員延任一年,然而部分人卻把包容當作縱容,天真地認為地球離了他們就轉不了了,香港離開他們就不行了就垮了,甚至幻想只要他們一鬧,中央就會退縮讓步。於是乎,一次又一次地不遺餘力地公然挑戰「一國兩制」原則底線,毫無底線地惡意「拉布」破壞立法會秩序、阻撓政府施政,甚至公然充當第五縱隊成員,透過「國際抗爭」之名,公然內外勾結,圍堵中國,破壞香港社會穩定。郭榮鏗、郭家麒、楊嶽橋及梁繼昌等4人喪失立法會議員資格「完全是咎由自取」,責任全在反對派身上。至於其他反對派議員鬧辭,自甘墮落,沆瀣一氣,同流合污,心甘情願地把自己推到了香港700萬市民的對立面,推到了社會歷史發展的對立面,試圖斷送香港社會穩定和諧發展的同時,最終斷送了自己的政治前途,打爛了自己的金飯碗。這些執迷於為反而反政治對抗的人士,最終結果只是「死衚衕一條」,一句話,與中央對抗與中國對抗絕無好下場。

至於國際社會方面,正如新華社14日發文所聲明,西方政客己所不欲,勿施於人,妄議中國內政,對香港事務指手劃腳,到頭來只能是痴心妄想,絲毫也不能撼動中國人民的一根毫毛。全國人大常委會決定「合憲、合法、合理」,並直言香港的高度自治權為中央賦予,中央對香港擁有全面管治權,香港的一切管治架構都是中央主權委任,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不能與中央政府對抗。

新華社文章反問,那些批評人大決定削弱「一國兩制」的西方政客,能否容忍國家從政者與別國結盟,並要求別國制裁本國政府,或是鼓勵議會中有人以推翻憲法、癱瘓議會運作為職志,又會否相信不效忠國家的人會好好服務選民,如果那些國家的政客對這些問題的回答是否定的,就不要對香港的事務妄加評論。

當今局面,特朗普敗選大局已定,反華急先鋒蓬佩奧去日無多,美國政治更迭已成必然,雖然不能對拜登當選上任後的美國對華政策抱有絲毫幻想,但是可以肯定的是,美國政權變更過程中,對外議題已經不再是焦點,尤其是美國疫情持續擴散,社會持續動蕩,經濟持續低迷的困境,必然大大限制美國領導人的思維方式與施政考量。拜登上任後勢必美國優先,重點考慮並處理國內事務,不會把太多的精力放在對外事務,尤其是類似被特朗普視為「筆尖」這麼小的台灣、香港問題,以確保盡快恢復國民對白宮的信心。至於亂港派一貫依重的倫敦,約翰遜政府,單是脱歐談判與疫情已經是焦頭爛額自顧不暇,再加上唐寧街一號的權鬥爭權,讓目光短淺的約翰遜騰出手來拉香港難兄難弟一把,只能是幻想奢望。此時此刻的約翰遜,只能是:我很煩,別煩我。

太傻太天真的反對派,本可珍惜中央給予延任一年的大好機會,做個忠誠反對派,真心為民謀利,依法合法監督政府施政,充分發揮議員的監督職能,重新贏得選民的理解與支持,為明年的立法會選舉奠定勝選的基礎。可惜的,他們不僅拂逆中央,更加拂逆民意,大失民心,在國際局勢明顯發生變化的「不利」局面下,死抱洋乾爹的大腿,死舔洋舅舅的腳趾,錯以為只要奴顏婢膝,就能獲得打賞,就能死撐,就能確保他們一勞永逸地安享高薪厚祿,高枕無憂地從事反中亂港大業,即撈取建制好處,又能獲得洋乾爹洋舅舅的點讚呵護。事實已經證明,事實也將更加充分地證明,他們錯了,大錯特錯,洋人救不了他們。能夠救他們的,只有他們自救。正如全國政協常委唐英年前日所言,反對派只有真誠懺悔,真誠反思反省,徹底痛改前非,用實際行動真誠擁護基本法,真誠效忠國家,才有可能鹹魚翻生,才能獲得中央的寬容,才能獲得選民的諒解,才有機會重回建制體制。不過,誰人會相信,狗能夠改得了吃屎的本性?

(大公文匯全媒體中心供稿)

責任編輯: 梁存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