郭中行 資深評論員

全國人大常委會就立法會議員資格作出決定,反對派議員隨即搞出「鬧辭」鬧劇。反對派以為「鬧辭」可以令中央及特區政府就範,結果不但徒勞無功,更是自取其辱,收不到任何政治效果之餘,更將自身的政治籌碼輸個精光。

反對派的「鬧辭」其實是一種「政治SHOW HAND」,但問題是反對派也要看看自己有多少斤両。現在的「鬧辭」完全是錯判形勢,反對派高估了自己的價值,也低估了中央整頓亂局的決心,以為辭職可以令中央及特區政府投鼠忌器,卻不知道中央着眼的是香港政治大局,着眼的是劃下政治規矩和紅線,反對派是走是留根本無關宏旨。

同時,反對派也是信錯了攬炒派,錯判了民意。反對派的「鬧辭」不但得不到「攬炒派」的支持或同情,反而招來各種譏諷冷嘲,落井下石,被指責為什麼現在才辭職,為什麼不一早拒絕留任?反對派更得不到主流民意的認同,相反市民對反對派的離開拍手叫好,超過200萬市民簽名支持人大決定,這説明反對派在立法會上的「攬炒」拉布、倒行逆施已經引起天怒人怨,「鬧辭」根本得不到市民的認同。

至於反對派依仗的外國勢力,也不過是發個聲明,批評幾句,反對派唯一的「成果」也不過是佔據了幾日的新聞版面,但所付出的卻是失去了數千萬元的資源,被迫遣散大批議員助理,失去了立法會的平台,甚至斷絕了將來參選之路,這樣的「鬧辭」毫無疑問是一場完全失敗的行動。反對派自去年修例風波後,便陷入了「梅菲定律」,所做的政治決定「凡是可能出錯的事就一定會出錯」,昏招接二連三,決定步步皆錯,最終令到一眾反對派政客心不甘情不願地倉皇辭廟。這樣「自殘」式的策略,如果司徒華在世時絕對不會出現,但現在當家的卻是胡志偉、楊嶽橋之流的「政治白痴」,反對派的敗亡也不是沒有原因。

反對派的「鬧辭」很快就會乏人問津,香港社會大事不斷,過一段時間誰還會有心思理會在野的反對派政客?長毛當年知名度多高,但失去議員身份還有人理會他嗎?反對派的辭職等於是將整個舞台讓給建制派,只要特區政府和建制派善用這段沒有反對派拖後腿的議會光陰,出台更多振經濟惠民生措施,反對派將會更加失去價值,邊緣化、泡沫化已是難以逆轉。

現在的問題是,反對派議員「鬧辭」自斷參選之路,但其他反對派人士並不一定支持有關決定,反對派「鬧辭」又沒有進行民調,其他人卻被綁上了全面對抗、攬炒議席的戰車上,這些人怎麼辦?最好的選擇,當然是反對派政黨可以改弦易轍,與「攬炒」劃清界線,重新回到憲制的路上,在「一國兩制」的框架內參政議政,保住反對派人士的政治前途,這也是反對派唯一生路。

但若反對派要一條絕路走到底,自斷參選之路,這將不只影響立法會,也會包括區議會以及其他公職,這樣反對派其他成員怎麼辦?尤其是一向着重地區工作、立場較為温和的一羣怎麼辦?甘心被這些一錯再錯的領導層拖累嗎?反對派的大分裂將無可避免,這是形勢造成,也是反對派在位者的愚昧和錯判所導致。